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呢?

馬路好多人,混雜了許多種味道,天色亮了又暗,暗了又亮。過了多久,我的小腦袋無法計算,不知何時,脖子上的束縛早掙脫而去,繩子另一端的人影早消失不見,天氣好熱,張開嘴巴散散熱已不足以消解我的疲累,我蹲了下來,低頭看著有著白粗長條塊的地面,叭叭兩聲夾雜大聲斥喝把我嚇的夾尾巴落跑,肚子好餓,我好想念以前的美食,哪個方向才是回家的路呢?

不知不覺走到了暗巷,水溝蓋被掀開,臭水沿著牆壁的截斷水管漫流而下,滋養了骯髒綠的苔蘚,我嬌生慣養的腳肉墊,早已變的灰撲撲帶著細碎的小傷口。我靠近臭水管,肚子餓時喝水最容易飽,再臭的水在此時都是香的,我舔了舔在地面上積留的水漬,可是肚子還是好餓。

我走出了暗巷,四處翻找食物,路上掉落的碎屑比我意想的還多,但是都只能止饑不能止餓,我愈來愈虛弱了,幸運的是,我拿出以前對待主人的老方法,朝路人搖搖尾巴,耳朵往下一蓋,裝出一臉諂媚相,就有很多從天而降的食物出現在我眼前,當然付出的代價就是各式各樣的手在我的身上逗留,大多像是按摩的方式,或輕或重,這些給我食物的人我不知道是誰,面貌模糊,但是我記得他們的氣味、手的觸感,對待我的方式,總是對我說些大同小異的話語,我無法理解他們的語言,可是我知道我對他們釋放善意,他們也回報我報酬。

沒過多久我就掌握了要食這技巧的秘訣,我利用自己嬌小可愛的體型,在他們的身旁摩蹭,全身雖然髒兮兮但是無損於我散發出的無害形象,搖搖我的小尾巴撒撒嬌通常便大功告成,食物自行送上嘴來,當然還是有落空的時候,而且人類的防衛心愈來愈強,愈來愈多的人看著我繞道而行,但是再怎麼樣惡劣都比不上拿石頭丟我的人類,大多是小孩,拿著棍子石頭追著我跑,我有那麼欠扁嗎?我的吠叫聲在他們看來不過是無意義的哀嚎,他們的表情顯得歡欣無比,這樣的行為帶給他們快樂嗎?我不懂。

但是真正讓我受創甚深的還是同類之間的爭奪,為了一根狗骨頭,為了撒尿爭地盤,同類們互相嘶咬,在這時我的體型就成了致命傷,多次以後我學乖了,我知道當我望見了遠處的大型同類就得開始落跑,減少正面接觸的機會。好像過了很久很久,記憶中主人與溫暖的家已經變的很遠,初次接觸花花世界的興奮感逐漸消退,我吃也吃不飽,睡也睡不好,身上的毛髮早就因為沒有整理而變的又捲又骯髒,純白的顏色被塵垢覆上了清一色的灰,眼屎無人擦拭,將我眼睛附近的毛糾結成團,更糟糕的是我的身體好癢,全身都癢,好難過,這裡抓抓那裡抓抓,還是驅除不掉那些可惡的小蟲。

我流浪在這個城市到那個城市,環境變了人性不變,我過的生活每下愈況。這日下大雨,我蜷縮在隨便挑的屋簷下,被雨打濕的身體顫抖著,突然門響的聲音讓我回頭望,一婦人拿著盆子出門而來,那盆子滿溢的香味讓我本能的趨近,婦人將盆子放下,我頭彎下埋在盆子裡,是肉!好香啊!大快朵頤的聲音消掉了肚子咕嚕咕嚕的巨響,婦人沒有間斷的放食物在門口,而我也樂的窩居一角。

就這樣,一天兩天,一頓兩頓,我從門口被帶進了門內,洗香噴噴的澡,還我純潔無垢的毛色,身上的傷一日日的好轉,寄生於身的小蟲被刺鼻的藥水殺死,我不再這裡癢那裡癢,跟人類嘻戲遊玩才是我的任務,從此以後我不再孤單,我找到了我的家。
---------------------------------------------------------------------------------
家中新增一位成員,混種瑪爾濟司─寶貝,以此文慶賀。


創作者介紹

趴兔‧緣來

lovelydel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