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飛逝,這兩隻也默默的陪了我好幾年,尤其是趴兔

從在花蓮讀書、打工到畢業回台北工作,牠一直默默的

在我身邊作我最體貼的好親人,上哪去找那麼不計較的

呢?

緣來雖後到卻是一隻非常自來熟的兔子,直接侵佔了趴

兔的地盤,和牠作姐妹淘兒,稱兄道弟,(這兩隻一公一

母都紮了,或許我該說同病相憐更好?)也相當黏人,看

到我的身影就會撲過來不停撒嬌,十分有討好boss,有

利無弊的聰明概念。

每次看到牠們倆和樂融融的相處在一起,家和萬事興這

句話就忍不住浮現腦袋XD

 

很久沒發文,一部分原因是懶惰,另外是因為我常看著

照片,想著與牠們相處的點點滴滴,然後想著:天哪,

我要怎麼說牠們,從豎立的耳朵、草綠的鼻頭、到常常

逃跑滑倒的四隻短腿,都這麼......千言萬語尚不及形容

,還有那些對著牠們的耳朵吹氣的時光,捏捏牠們抖動

的鬍子,偷親牠們毛毛的額頭,假裝不小心摸到屁股末

的尾巴,再看著牠們氣呼呼的跑走......天哪,兔奴們

都知道的,我的小心肝都融化了呦。

 

緣來是我養的第一隻雜色兔,看習慣了幾近純色的

趴兔後,初面對緣來時,總是喜歡調侃他的毛色,

喊牠是隻大老鼠,然後不停的說:緣來,你的眼睛

呢?在哪?我沒看到啊?(眼眶周圍的毛都是黑色的)

接著緣來就會面對我圓睜眼,豎起耳朵,好像在抗議

:我的眼睛在這裡!

 

緣來的毛色我研究了很久。

牠鼻頭的那道白溝毛讓牠看起來好憨呆,眉毛和耳朵是

黑色的,但頰側卻是灰毛,之後繞了條白圍巾在身上,

身體和屁股又轉淺灰,最後穿上黑白條紋襪子。

然後發現,這小孩的毛色沒有邏輯啊!(抱頭)

 

像是對著鏡頭其實什麼也沒看。

兔子的眼睛是優先注視兩側的,正面這姿勢表示了牠們

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啊!

 

喔,這小孩標準的撒嬌姿勢,不管我是醒著or睡著

,牠一擺出這模樣,我就得乖乖手摸摸牠,搓揉幾

下表現兔奴強大的愛意,否則牠可是會很自動的愈

靠愈近,踩兩下我胸口、咬咬頭髮,才滿意的洩恨

離開。

 

趴兔擁有絕佳的鏡頭感,永遠知道何時該擺出

最無辜的模樣博取同情,即便是在磨牙霍霍,

狼吞虎嚥之際。

 

拍這張照片時,我還不太會掌控GRD(事實上,現在

技術也一直還不到家),所以色澤偏暗,不過也足以

看出,趴兔有多麼的白皙亮麗,與背景融為一體了

吧。(叫我這個主人情何以堪......)

 

 

說真的,我發文不算頻繁,如果想聊聊兔兒經(?聽起來

怪怪的),或是較常看見這兩隻動態的,盡可以隨意加我

FB或噗浪。不收費的不過謝絕找架吵的怪人就是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趴兔‧緣來

lovelydel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